九三学社河北省委员会 欢迎您! 站内搜索:
首页
领导讲话
社内新闻
参政议政
科技服务
思想建设
组织建设
社内英才
专题集锦
社刊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思想建设>> 理论动态

基于社会化媒体的民主党派参政议政路径研究

作者:商建辉来源:发布时间:2016-10-31点击数: 1782 次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6月,我国手机网民规模达6.56亿,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的人群占比由2015年底的90.1%提升至92.5%,仅通过手机上网的网民占比达到24.5%,通过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电脑接入互联网的比例分别为64.6%和38.5%;平板电脑上网使用率为30.6%;电视上网使用率为21.1%。网民上网设备进一步向移动端集中。这表明,我国已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体现互联网连接本质的社会化媒体不但已成为中国意见环境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且影响着社会意见的走向。民主党派作为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同中国共产党通力合作的亲密友党,作为致力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参政党,如何运用社会化媒体开辟的空间更好的参政议政,已成为一个新的课题。我们认为,民主党派利用社会化媒体参政议政有如下可以参考的路径。
  一、将社会化媒体作为了解网络舆情舆论的知情渠道
  了解社情民意与舆论是民主党派参政议政的前提。社情民意与舆论归根到底是反映民众的声音、意见与看法的,民主党派人士大都是各行各业的中上层人士,主要代表精英阶层的意见和利益,来自基层的参与者较少,来自民间的声音较弱,导致党派人士在收集和反映社情民意与舆论时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尽管社会化媒体中的意见不完全等同于民意,但是它是舆情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代表社会中部分群体的意见,是社会舆情、舆论的的风向标。了解网络舆情舆论,社会化媒体已成为不可或缺的阵地。
首先,社会化媒体已成为网络舆论形成的主渠道。网络舆论的形成遵从“问题出现——社会讨论——合意达成”的过程,在今天的互联网中,这一过程基本上都是以社会化媒体为平台完成的。处于转型期的中国,无论是对外关系中的国家民族利益问题,还是官民、贫富问题,以及反腐、民生、道德困惑等问题,都牵动动辄亿万民众的心,极易成为网络舆论的导火索。社会化媒体平台人人链接的社交网络,可以使一个话题迅速扩散并在此过程中引发大规模的社会讨论,而在意见领袖、“沉默的螺旋”等各种机制的作用下,主流意见可能会很快出现。
  其次,社会化媒体是网络舆情的主要承载空间。所谓舆情是指一定时期一定范围内社会公众对社会现实的主观反映,它是群体性的思想、心理、情绪、意志和要求的综合性反映。尽管舆情的表现形式多样,且不像舆论那样直观可感,但通过数据分析等手段,也可以对舆情的阶段性特点有较好地把握。
  二、提升民主党派人士的媒介素养
  在社会化媒体时代,民主党派人士不仅是消费者,更是内容生产者,是媒介活动的积极参与者。因此,对于社会化媒体时代的民主党派人士的媒介素养需要增加建设者或生产者的视角,同时,这些媒介活动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网络社会的秩序甚至是现实社会的秩序,影响到社会发展的进程。因此,这些素养也是民主党派参政议政的素质与能力的体现。对于民主党派人士而言,社会化媒体时代的媒介素养需要从媒介使用素养、信息消费素养、信息生产素养、社会交往素养、社会协作素养以及社会参与素养等方面展开。具体到参政议政方面,有两个方面的素养最需要提升。
  1.信息消费素养。社会化媒体中信息的海量膨胀以及来源的多元化,意味着民主党派人士面临着空前复杂的信息选择环境。因此,作为信息消费者,民主党派人士需要具备更多的选择、判断与辨识能力。首先是在海量信息中筛选有效信息的能力。一要学会借助专业媒体、门户网站的“过滤系统”;二是掌握搜索工具,提升搜索能力;三是提升对信息源的判断与选择。其次是对信息的辨识、分析与批判能力。社会化媒体的个性化传播,可能会造成“信息偏食”,使人们失去对完整信息环境的认知。因此,民主党派人士应该有意识地通过大众媒体来“纠偏”。努力获得全面、平衡的信息,不仅是信息消费素养的体现,也实现理性的公共交流的基础。在社会化媒体环境中,民主党派人士的信息消费在很多时候会受到他人的影响。因此,民主党派人士对信息的分辨,不仅要排除信息环境所带来的干扰,也要排除群体环境所带来的干扰。
  2.社会参与的素养。社会化媒体不仅是一个舆情、舆论表达的环境,它也为新兴的公共领域的形成提供了可能。哈贝马斯认为,公共领域,“首先意指我们的社会生活的一个领域,在这个领域中,像公共意见这样的事物能够形成”。它是“介于私人领域与公共权威之间的一个领域,是一种非官方公共领域。它是各种公众聚会场所的总称,公众在这一领域对公共权威及其政策和其他共同关心的问题做出评判”。它既可以整合和表达民间的要求,又能使公共权力受到来自民间的约束。社会化媒体所提供的意见表达与交流的环境,是公共领域形成的基本条件。社会化媒体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公民自由平等的,但不必然提高民主党派社会参与素养。目前参政议政已经成为民主党派的一项主要工作,但在一些地市级的民主党派机关,甚至是省级的党派机关,由于历史原因和编制所限,大都没有设立专门的参政议政部门,此项工作大都由其它部门代管。由于缺少有效的激励机制,参政议政的成效也没有与人士的政治安排挂钩,一些优秀的参政议政人才不能得以提拔和任用。加之一些地方党委对民主党派的参政议政工作重视程度不够,导致党派人士的参政议政的原动力明显不足。因此不但需要提高民主党派人士社会参与的动力,同时也要具备鼓励民主党派人士关注公共事务,积极参与公共话题的讨论,尊重公共规则和他人的表达权,学会理性的表达与讨论等媒介素养。
  三、培养网络“意见领袖”,打通两个“舆论场”
  在“人人都有麦克风”的社会化媒体时代,但是有上千万、上百万或几十万粉丝的知名社会化媒体用户,与只有几十或几十个粉丝的普通用户,其“麦克风”的音量显然不在同一个量级上。在社会化媒体平台上,这些拥有强大话语权力的个人,可以称之为网络意见领袖。他们有个性,有独立想法和思维方式,是网络民意表达的“喉舌”。网络意见领袖们的言论在网友中有相当高的威信,不少网民对官方发布的信息持有怀疑、抵触等情绪,但对网络意见领袖们言论的态度则不同。在社会化媒体平台中意见领袖话语权力产生影响的方式,主要有:一是作为强势内容源向他人提供信息;而是作为调节阀,影响信息的流量与流向;三是作为意见气候的营造者,影响舆论的形成。网络意见领袖并不仅影响他人的态度和情绪,更普遍的意义在于影响网络的关注焦点,影响信息的流动。
  新华社前总编辑南振中提出两个“舆论场”的观点,他认为在现实生活中实际存在着两个“舆论场”:一个是老百姓的“口头舆论场”,一个是新闻媒体着力营造的舆论场。近年来,不少研究者沿用了两个舆论场的概念,并且指出,官方舆论场代表了管理者以及他们通过媒体传达的声音,而民间舆论场更多传递了公众的声音。这两者在今天出现了较大的不一致,在某些时候甚至是对立的,这的确是一个客观存在。
  要实现两个舆论场的“打通”,不能靠一个舆论场去征服另一个舆论场,而更多的需要沟通、对话。在这方面,民主党派利用自身相对超脱的地位,可以有巨大的闪转腾挪空间。因为,通常而言,意见领袖都是社会中的专业人士,例如各个行业的知名人士以及大学知识分子和专业人员等。在这方面,民主党派有着先天的优势,各民主党派的党员,特别是优秀党员大多是社会各界的优秀人士,他们的身份特征非常符合意见领袖的要求,因此民主党派应该动员和培育这些优秀党员在社会化媒体环境中主动发声,充分发挥他们在社会公众,特别是网民中的威信和影响力,为打通两个舆论场,担当起疏通两者间意见与信息交换的通道,为尽可能谋求和创造共识做出贡献。(河北大学文科支社 商建辉)

点击数:1782 收藏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