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三学社河北省委员会 欢迎您! 站内搜索:
首页
领导讲话
社内新闻
参政议政
科技服务
思想建设
组织建设
社内英才
专题集锦
社刊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专题集锦>>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

自愿加入九三学社就决定了必须自觉接受共产党的领导

作者:保定 徐铁麟来源:发布时间:2011-06-17点击数: 6111 次

 

今年五月上旬,接到四川成都长途电话,九三学社保定市委第五届、第六届副主委鞠汉湘先生病危。其子女讲,鞠老弥留之际,想念大家,又不停念叨九三人、九三事......。放下电话,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与鞠老在九三学社共事三十年的往事浮现眼前,特别是鞠老在对新社员培训时强调的“自愿加入九三学社,就决定了必须自觉接受共产党的领导”这个政治理念深深教育了我,并成为三十年来政治生活的座右铭。
今年,中国共产党迎来了九十周年诞辰。九十年来,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艰苦奋斗,走过曲折的道路,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回顾民主革命时期斗争岁月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辉煌历程,我们可以清楚看到,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壮大和党的统一战线息息相关。正如毛主席明确指出的“统一战线是我们党克敌致胜的一大法宝”。九三学社的建立、发展六十五年的历史见证了这一“法宝”的威力。我对接受共产党领导的认可,就是从学习我社成立前后统一战线作用史实中确立的。
1937年,梁希、金善宝等教授随中央大学迁到重庆,看到的是国民党统治下的政治腐败、经济萧条,众多忧国忧民的科技文教人士普遍感到茫然和苦闷。1939年开始公开活动的“自然科学座谈会”为大家提供了一个探讨交流时局的平台。而这个座谈会强大的凝聚力得益于发起人之一的潘菽老前辈,他利用时任中共《新华日报》社社长潘梓年兄长和负责中共统战部工作的潘汉年堂弟亲属关系,与中共建立了直接联系。从借阅的《新华日报》中了解抗战形势、中共的政治主张、政策及中共负责人的讲话,并能经常参加《新华日报》组织的活动。正是由于有中共的指引和教育,九三学社的前身“自然科学座谈会”的先辈奠定了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思想基础。为了团结更多科技文教工作者加入到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周恩来的授意下,成立了包括竺可桢、李四光、严济慈等100多名著名科学家参加的《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继而整合为“民主科学座谈会”从而奠定了九三学社成为一个以科学技术界、文化教育界高级知识分子为主政党的组织基础。1945年底,毛主席在重庆宴请了许德珩夫妇,建议“改变采取座谈会的形式,应建立永久性组织”。毛泽东的启发和鼓励为我社的正式建立产生了决定性影响。1946年1月,“民主科学座谈会”召开扩大会,根据中共统一战线任务的需要,取名时没有采用“党、盟、会”等政治名称,而选择了带有学术色彩的“学社”,为在国统区公开地组织知识分子开展反独裁、反内战的爱国民主运动创造了条件,从此,九三学社作为一支重要政治力量汇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浩大的民主主义革命洪流。从我社成立过程不难看出,九三学社创始人和前辈都是在爱国主义思想驱使下走上寻求救国救民道路的,他们经过学习、观察、对比,特别是经过抗日战争的实践考验,在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影响和感召下,选择了代表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中国共产党,也可以说我社成立的全过程完全融入了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主统一战线战略部署之中。
回顾共产党在我社发展中的巨大作用更有说服力的是毛主席曾经阻止了我社解散的历史片断。新中国成立后,部分社员认为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可以解散了。在等待四川、广东、浙江等为解放地区负责人签字同意的时刻,毛主席访苏归来,对沈钧儒领导的救国会解散深表惋惜,马上派中央统战部李维汉部长到社中央,明确指出解散九三学社是与中国革命的历史发展不相符的,九三学社不仅要继续存在,而且应考虑如何巩固与发展问题。毛主席对新形势下爱国统一战线的精辟分析和真诚表态,使大家提高了认识,消除了顾虑,撤消了解散的计划。经过积极筹备,于当年年底召开了建社以来第一次全国工作会议,大会明确了社的政治纲领,通过了《九三学社的任务和工作》、《九三学社组织的巩固与发展》两个重要文件,选举产生了社中央领导集体。这次会议标志着,九三学社在毛主席亲切关怀下获得了再生,脚踏实地地迈进了新的历史阶段。随着多党合作制度的不断完善,九三学社迅速发展、壮大,忠诚地发挥着一个参政党在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作用。正如许德珩主席总结的那样: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是中国国情决定的,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没有共产党的领导,没有毛主席的亲切关怀,九三学社的成立和发展是不可能的。
作为一名九三社员,承认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历史、认可“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就没有九三学社的今天”,仅仅是建立政治信仰的第一步,还需要不断学习九三学社优良传统,在思想领域的复杂斗争中经受锻炼和考验,不断提升政治把握能力。总结我由拥护共产党领导上升到基本能够自觉接受党领导的思想转变过程,有这样几个成因。
一、德高望重的杨文衡、孙颖洲、王琦、鞠汉湘等老前辈言教身形的榜样力量。1980年我列席了社市委间断15年后的首次大会,当学习到邓小平讲话“各民主党派都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都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政治力量”这一精辟论述时,近30名社员情绪激昂、兴奋不已。我被他们那种不计个人身罹灾难痛苦而对共产党拨乱反正忠情依旧的情怀深深感动。我首次感受到了政治信仰在人生中的价值。在入社会后的记忆中,除了培训活动,他们很少长篇大论讲政治官话、空话,而是身体力行以务实有效的活动为载体完成参政党的使命。在参政议政调研工作中,在智力开发、科技咨询为四化服务活动中,处处有他们年迈身影,特别是旗帜鲜明地反对“六四动乱”、“法轮功”表现出的坚定、忠诚证明了他们高度的爱国热情和政治责任感,反映出坚持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的自觉性,正是前辈们所具有的坚定的政治立场、明确的政治方向、丰富的政治经验、高尚的政治品德给我上了一课又一课,使我逐渐政治成熟起来。
二、社组织教会了我观察、分析事物的思想方法论。方法论,简单说就是思维方式和逻辑结构,它直接影响着对事物判断结果及行为方式。用辩证唯物方法论分析政党制度不难看出,追求民主本来没有错,但泛民主化使西方哪个国家逃脱了选票政治的漩涡?软弱无力的政府和为了选票的议会民主让每项政策多被两党或多党扯皮制约,从体制上束缚住了国家的发展。而我国实行的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形成了一个权威的领导力量、执行力量和巨大的凝聚力,才取得了举世公认的发展奇迹。由于我们选择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无经验可循的不断探索前进过程,走弯路、犯错误都是不可避免的。我不想粉饰党内腐败和社会矛盾的严重性,但我深信不疑的是,经过九十年风雨考验的中国共产党具有较强的纠偏纠错自愈能力。实践中检验出的问题或错误凭自身能力完全可以修正改过,而不需要西方“老师”的说教,也不需要国内“精英”不符国情的高谈阔论。我国多党合作制度的本质特征就是充分发扬社会主义民主,我社以团结、合作的挚友、诤友角色来参政、来监督,负责任地提出批评、建议才是我们参政党一员的正确选择。
三、对西方反华势力的思想渗透保持高度警惕。伴随着中国的崛起,我国与西方敌对势力的斗争焦点和主战场,几乎都涉及统一战线领域。政治上,攻击和歪曲我国的政党制度,怂恿、鼓动西方多党制取代多党合作制;民族宗教问题上,唆使民族分裂分子不断制造事端、挑起动乱,扶持地下宗教势力成立非法组织;在国家主权和安全上,坚持售台先进武器阻挠和平统一进程,鼓噪“中国威胁论”建立反华包围圈;在思想上,利用互联网和微博技术,鼓动互联网自由,推动“现代帝国殖民的是思想,而不是土地”战略,对中国进行“意识形态制裁”,在高速发展的信息时代,抵御其影响,只有通过不断学习,识透其目的和手段,就能够激活政治敏感性,保持清醒的政治头脑,坚定自己的政治信念。
四、社章的约束力伴随着个人的政治成长。九三学社章程第一章《社员》第一条规定了“赞成并愿意遵守本社章程,可申请加入本社”。这一条包含了三层内容,“赞成”表明同意、认可九三学社的性质、地位、作用,“遵守”标明在个人政治生活中愿意以社章为行为指南,“申请”表明是个人自愿作出的政治选择。承认这条规定意味着对社组织做出了庄严承诺,将在这个参政党舞台上,在科学、民主二杆大旗下,努力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体现人生价值。社章“总纲”开宗明义“具有政治联盟特点的致力于社会主义事业的政党”后更明确修改为“是接受共产党领导、同共产党通力合作的亲密友党”。这是我社的宗旨,是我社的灵魂,是保证我社长期存在并不断发展壮大的根本,也是每名社员必备的政治信仰和追求,一切言行的政治标准,政治考验面前选择的唯一根据。只有时刻用社章要求自己,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九三人。我作为“40后”的科技人员,非常庆幸八十年代初加入了社组织,虽然已经退休,但我还愿意与大家一起树立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为多党合作事业贡献余热。
几天前,传来鞠老辞世的噩耗,我知道,不是所有的缅怀都要伴随悲伤,都要用泪水注解。缅怀鞠老是为了铭记,铭记“自愿加入九三学社,就决定了必须自觉接受共产党领导”这个政治嘱托,做一名合格的九三人。
 
                                    
点击数:6111 收藏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