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三学社河北省委员会 欢迎您! 站内搜索:
首页
领导讲话
社内新闻
参政议政
科技服务
思想建设
组织建设
社内英才
专题集锦
社刊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思想建设>> 学习园地

花香肆意醉古城

作者:刘慧敏来源:本站发布时间:2018-08-13点击数: 397 次

今年夏季的风是极热的,就像加了温,不管怎么吹,也感觉不到凉意。虽然没有凉意,但还是把护城河边的树儿枝条吹得摇曳曼舞,今夏也是一个多雨的季节,且每每都是大雨倾盆,就像是把银河撕裂开了一样……风吹落的叶子被冲到了河里,飘到一角,连成了一片别样的“莲叶”;雨,也浸润了护城河边的水泥路,潋滟了优美蜿蜒的护城河,更是绽放了城中路边的那些槐花儿,倾了满城浓浓的槐花儿香,渐渐地将蓝天白云下一座幽静的古城搬入了一帧画卷,这座如画的古城便是——我居住的小城蔚县。

几日的阴雨让燥热有了些许清凉,雨后清风给环绕古城静蓝清幽的护城河水披上了一层“落叶帘”,斑斑点点的槐花儿落在漂浮的叶子上,像极了零星的睡莲,河面披上了一件淡雅的夏裳。那条在大雨中汹涌翻滚咆哮的河水,雨后也渐渐地婉约清瘦了许多,娴静地带着柔柔的禅意,那般明净清丽犹如皈依佛门的少女,清寂素雅,脱立于世俗之外,不沾染一丝红尘。天的蓝,云的白,通透的就如一块硕大无边的碧玉,安静的如镜面,风停,尘离,更是没有了那些涟漪起伏的波纹。蓝天倒映水中,让水的蓝愈加浓郁,宛如一条狭长的蓝色丝带环绕着历经沧桑的古城,这丝带将五台山,壶流河美丽的风姿浸染到古城的每一个角落。碧水蓝天里,不知是谁家的顽童在河里放下一条自行车般大小精致的玩具船,小船泊在河边,船头上像是挂了闪着银光的渔网,一位带着斗笠罩着脸的渔翁,翘着二郎腿懒洋洋地躺在船头。我想,这渔翁也如我一般,正在尽情享受这古城精美极致的景色。

“高低俱出叶,深浅不分红。野蝶难争白,庭榴暗让红。谁怜芳最久,春露到秋风”这是唐代司空曙描写石竹花的诗句,在我们老家也叫石轴轴花。石竹花因其茎具节,膨大似竹,因而得名。石竹花又称洛阳花、石柱花,是石竹科、石竹属多年生草本植物,是我国的传统名花之一。它种类较多,花色鲜艳,花期也长,盛开时五颜六色,绚丽多彩。在南方地区盆栽可以花开四季,加之管理养护比较简单,因而深受人们喜爱。石竹花原产于我国北方,现在南北普遍生长。生于草原和山坡草地石缝之间。俄罗斯西伯利亚和朝鲜也有分布。现在多用于园林中的花坛、花境、花台或盆栽。也可用于岩石园和草坪边缘点缀。栽植简易,管理粗放,每年应分株。大面积成片栽植时可作景观地被材料。另外石竹有吸收二氧化硫和氯气的本领,凡有毒气的地方可以多种,防止污染。根和全草入药,清热利尿,破血通经,散瘀消肿。石竹其性耐寒、耐干旱,不耐酷暑,夏季多生长不良或枯萎,栽培时应注意遮荫降温。喜阳光充足、干燥,通风及凉爽湿润气候。每年春夏秋三季都能看到姹紫嫣红的石竹花竞相开放,点缀在护城河畔以及路边花园,给古城又增添了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

古城还有一道风景,那边是 “紫红粉白情怀遣,冷暖枯荣岁月陪”的八瓣梅。又称秋英、波斯菊、秋樱、镐子梅、苕帚梅、笤帚梅、扫帚梅、大春菊、格桑花,叶二次羽状深裂,裂片线形或丝状线形。一年生或多年生草本,根纺锤状,多须根,或近茎基部有不定根。茎无毛或稍被柔毛。花期每年6月到深秋。舌状花紫红色,粉红色或白色;喜光,耐贫瘠土壤,忌土壤过分肥沃,忌炎热,忌积水。对夏季高温不适应,较为耐寒。需疏松肥沃和排水良好的壤土。在我们这里称之为镐子梅,它的生命力也是极其旺盛,只要在哪里撒下种子,不用刻意去呵护,它就会自顾自地繁殖,而且愈加旺盛。八瓣梅和石竹花成了古城的守护者,也成了古城人们身边不可或缺的色彩,更是拍照最美的背景……

在古城中,或山野或路边,亦或河水之畔,石竹花和八瓣梅花次第开放,一丛丛一簇簇装扮着古城。每一朵石竹花或八瓣梅都象儿童笔下一个流光四射色彩绚烂的小太阳,它们几十朵甚至几百朵几千朵簇拥在一起,层层叠叠,连城一片,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它们的颜色是极其流彩亦极其烂漫的,绽放在几千年厚重的古城路边、公园、郊外、田野陌上亦或山泉河水之畔。不知什么时候,街边路旁的绿化带,公园或护城河边就如一夜之间长出了许多叶片金黄,色泽艳丽不太高的榆树,后来才知道这种树叫中华金叶榆也叫金叶榆、美人榆。榆科榆属,系白榆变种。叶卵圆形,比普通白榆叶片稍短,是河北省林业科学研究院的黄印冉、张均营高级工程师培育的彩叶植物新品种,也是一种景观榆树。金色之下便是五彩的石竹花和八瓣梅,以及那些串红、喇叭花、小菊花还有些叫不上名字的小花,怒放在古城之外山涧溪水岸上,环绕在古城,点缀这古城,这些花盛开成色彩斑斓的锦缎,铺就在夏季漫溢的古城,五彩斑斓的古城尽情流溢着多彩的夏季;风吹过,淡淡的花香更是沁人心脾,来自五台山中的溪水与壶流河的河水,汇入护城河,它静静地流淌着,把自己悄无声息地镶嵌在这幅绝美的水墨丹青之中,更是装扮了古城那些秦砖汉瓦下的古巷,以及那些古老的古村古堡古戏楼。

炎热夏季,在护城河畔清静的水边寻找些许凉意,槐花树下清香之中怀思幽古。一层风一层雨将古城护城河装扮的如梦里江南水乡一样。雨后清晨漫步在河边小径,晨风清爽,夹带着丝丝清新,河水中萦绕着薄薄的轻烟几缕,婷婷袅袅漂浮在水面,那河边绿化带的花草像极了一床床碎花毯子,平平整整铺就在河的两岸。岸边小径处的木制长廊上,那些爬山虎藤蔓,缠绕成一堵绿色长廊;还有几株想是从山野里移载的山圪针“酸溜溜”,密密匝匝结满了米粒大小的果实,再过些时日,到了秋季,这些果实就会变成黄色,想想那些酸溜溜的果实,都会留下口水。顺着护城河继续漫步,还会看到那些柳丝柔软的垂柳正如少女般在河边浣洗长长的秀发,飘逸在湛蓝的护城河畔。那些高大枝冠茂盛的槐树,更是让倾城怒放的槐花儿浸染了古城,香味弥漫了古城。

夏天,古城到处都漫溢着槐花的香味。自古以来,古城的居民喜欢栽种杨柳或杏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槐树亦成了古城的一道风景,庭院小区,路旁水边,大小不一的槐树随处可见,既有树冠茂盛三四层楼高的大槐,也有刚刚栽培的幼槐;开花时节,有白色亦有紫色。几番春风夏雨,孕育了已久的槐花便在一夜之间悄然绽放了,当那些醉人的槐花香味一股脑飘来时,我每每都会惊诧地看着它们发呆,槐花又开了。那串串叠叠的槐花儿,挂在郁郁葱葱的树冠之间,不惊亦不扰,虽然自顾自地芳菲,那香味却隐藏不住它开放的信息,千万朵叠叠重重,密密匝匝,香味扑鼻,阳光下,犹似夜空繁星点点,金灿闪熠。一夜风雨,古城小巷的青石板上,路边院内的草丛上,老屋庙宇的秦砖汉瓦上,铺就了一层白紫叠加的槐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夏季的古城,是花香肆意的时节,城中道路两边的绿化带中各色小花怒放争艳,一颗棵绿树叶子下面,探出花儿绚烂的笑脸,姹紫嫣红的花儿香气醉人。无论你是清晨傍晚漫步,亦或是白天骑着单车、开着轿车,只要是行走在古城的新街古巷,都沉醉在这肆意的花香里。那些整日里待在办公室的上班一族,只要打开窗户,院子里那些花儿的香味就会自己个儿悄悄地溜入房间,沉闷的屋内就会有泥土的清新气息和花儿浓郁的香味。

夜晚,漫步在古城古巷的青石板上,依着那缕夏日的微风,再遇着丝丝濛濛细雨,撑起一把亲自制作的油纸花伞,走在闪烁的霓虹灯下,看细雨在灯光下丝丝如帘,花香扑鼻入脑。隔着窗户,看到路边一古香古色雅致的古老酒馆里或三五或二人品着老酒谈笑,酒香飘出窗外,也醉了路边行走的过客,让我也几乎迷醉在古城夏夜的烟雨之中了;我想,这花香肆意的夏季,细雨朦胧的夏夜不正如那成年老酒,甘醇而芬芳,浓郁而热烈,加上这雨中清新的花香,既醉了酒客,又醉了行人,也醉了这夏季里花香肆意的古城。(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 刘慧敏)

    

点击数:397 收藏本文